科技创新
科技创新 您现在的位置: 二号站彩票 > 科技创新

张静观点》评丁守中的选举无效之诉

  加入日期:2019-02-06 17:36    点击量:4414
二号站彩票讯:  丁守中在台北地院声请重新验票。 丁守中在台北地院声请重新验票。   图:丁守中办公室/提供

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于107年11月25日清晨在台北市全部开票所开完票确定投票结果后宣布将提选举无效诉讼,对于“馆长”陈之汉质问丁守中“你到底要多贪啊?”这样情绪性的发言,固不值一评,但对于律师林智群的质疑:“若国民党主张选举无效,那发生同样情况的新北、台中、高雄等,就都该一起提起选举无效诉讼”,这就有得商榷了。

首先,依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下简称选罢法)第118条第1项规定:“选举委员会办理选举违法,足以影响选举结果,检察官、候选人得自当选人名单公告之日起15日内,以各该选举委员会为被告,向管辖法院提起选举无效之诉。”所以,很明显的,任何政党都无法作为市长选举有选举无效争议的原告,林律师质疑“国民党该提起选举无效诉讼”的说法,根本就错了。

其次,选罢法所规定的选举无效之诉,性质上是民事诉讼,依不告不理原则,新北、台中、高雄的败选市长候选人或各该管检察官不提此一民事诉讼,而丁守中提起此一民事诉讼,这都是他们依法想为或不想为的事,没有“都该一起提起”的问题。何况新北、台中、高雄三市的市长第一名败选候选人都是民进党籍,又不是国民党的候选人,国民党的党籍市长候选人既然当选,他们为什么要提选举无效之诉?他们有何提起此一诉讼的权利保护必要?因而,林律师的质疑又错了。

三者,新北、台中、高雄三市的市长当选人与第一名落选人之间,二者相差的票数至少都是15万票,而丁守中却是以3254票落选,以官方公布台北市投票程序直到24日当晚7时46分才结束,这本应在当天下午4时结束的投票,中间有3小时46分竟然是处在一边投票一边开票的重叠状况,以所有台北市市长投票人数的一成计,大约就有14万余人是下午4时以后投票的,所牵涉到的台北市市长投票数若说没有10来万,恐怕也至少有7、8万,此应可调台北市全部投(开)票所的录像带就得以查明有多少选民是4时以后还在投票所门外排队而得以在4时之后进入投票的。就丁守中的3254票落选而言,这下午4时以后的开票及投票,很明显会必然“足以影响选举结果”,此从另一位市长候选人姚文智的得票数从下午4时许开票之初的前3小时半所获得的票数比例,与从3小时半以后到开票结束时所得的票数比例至少相差约1%到2%,就可得到印证,而1%之得票数应至少从1万票起跳,此即与新北、台中、高雄三市的投票并未迟延3小时46分,也因票数差距过大,一定不会影响选举结果,是截然不同的。故林律师质疑的“发生同样情况”的认知又错了。

其实,这里面最有争议的应是选罢法第57条投票所的“范围”问题。由于投票日当天谁都不能事先预测会不会下雨,选票又是纸本,所以投票所向来都是设立在四面为墙上有屋顶的封闭建筑物内,只有借着两道门一进一出。故一直以来,投票所大都利用各地的学校教室或村里民活动中心等地点设立,且一间学校通常还不只设立一个投票所,彼此相邻。这封闭建筑物之门内空间是投票所固无问题,而建筑物之门外空间,从法理上言,它应该就不属于投票所的范围。所以选民在门外排队要进入投票所此一建筑物内时,就要先拿出手机放在门外(否则就违法),门里是投票所,门外就不是投票所,这应是对投票所范围的正确解释。另从选罢法第57条第3项对投票所未配带各级选举委员会制发证件之人员不得进入之规定,也可知投票所之范围绝不包括门外供选民排队的自由出入空间。

此外,再从选罢法第19条第2项规定:“二种以上公职人员选举或公职人员选举与公民投票同日于同一投票所举行投票时,选举人应一次进入投票所投票,离开投票所后不得再次进入投票所投票。”更可证明进入投票所绝对不等同在投票所门外排队,因之选罢法第19条第1项之规定:“选举人应于规定之投票时间内到投票所投票;逾时不得进入投票所。但已于规定时间内到达投票所尚未投票者,仍可投票。”应系指投票日当天下午最迟4时已“进入投票所内”者才算到达方可投票,并不包括4时前到达投票所外排队的选民而在4时后仍在排队者在内。因为进入投票所内的选民既不得携带手机,在封闭的投票所建筑物内,即使有同一选举区(如台北市)别的投票所甚至就在旁边隔邻的投票所已改为开票所开始开票,也不致于因一边投票一边开票而得知所有候选人已得票情况来改变他的投票意向。

不过,多年来选举实务的运作却显非如此,只要选民在投票当日下午4时之前到了投票所门外排队,就被允许进入投票所内投票。过去因少有公投并选举,所以排队的“人龙”通常不长,大都十几二十来分钟即可消化完毕,所以有些投票所在下午4时后因已无人排队投票而改为开票所开票,因投票所改为开票所也需花10几分钟为物件摆设之改变,此与有些投票所因4时后还有人投票须稍慢一些时间才开票的实际情况而言,虽然也可能会发生一边开票一边投票的情形,但因重叠时间不长,加上过去手机的使用远不如现今,故实质影响选举结果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过去也从未见败选的候选人以此为原因主张选举违法而提起选举无效诉讼的。然而这次公职人员选举,因公投绑大选,而公投的案子又共有十案,使得每个选民的投票时间都拉长,所花时间应至少是过去的三倍,像我24日上午11时许,到台东新生国小投票,光排队就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得进入投票所,在投票所内又至少待了6、7分钟才全部投完(而过去几十年的投票经验,从未超过2分钟)。因而,此次选举在下午4时投票时间截止之后要消化排队的选民就不是过去一、二十分钟的事了。

所以过去选务上开放让4时前到达投票所门外排队等候投票而尚未进入投票所内的选民,仍可于4时后进入投票所投票,其实是明显违反选罢法的,只是官方从不在意。而它的弊端就是会产生一边开票一边投票的情况,且因如今在投票所外,几乎人手一机,同一选举区内各投票所的开票状况,及各候选人某一时间点的已获票数,等待投票的选民是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如此在三强相争有弃保可能的情况下(此次新北、台中、高雄的市长选举并无三强相争有弃保操作的机会),就必然会改变选民的投票意向,且会随著投票时间的不断延长,它的实质影响会一路加大,足以影响选举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我赞成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提起选举无效之诉,甚至我还建议丁守中另向中选会或台北市选委会提起国家赔偿诉讼,及向中选会所有委员及台北市选委会所有委员提起损害赔偿诉讼,因为借着这些个诉讼方可改变过去一向选举违法的情况而得以拨乱反正,也给台湾执法的行政官员们一个当头棒喝,要知道立法院通过的法律,不是行政官员随便用函释就可违反的。

最后,我们或许可以做一个实验,就这几天网络流传的未来公投案:“您是否同意台彩应边开奖边卖彩券?”我加以改写成:“你是否同意台彩边开奖边卖彩券不足以影响选号中奖结果?”您会投同意票或不同意票?实验结果就可知台湾的恐龙有多少了。

延伸阅读: